拣点丢点   [点评一下]

源于齐愍的阅读及tree的一段评论(看这里)

不看简传,看来没法回复了。
反正假期没事,就看了《仿佛来自虚空》。
捡几个可以理解的点,其他就只能扔了。

离散的代数几何,与连续的拓扑,两者建立紧密连接,就是他大半辈子的驱动。
这个工作,对于一个几乎高等数学盲水平的人,也就是化个半天看完传记。

但,虚空藏经描述过这种穿越,作为大心有情—虚空藏具有数学家那种处理拓扑的能力,我不怀疑。
只是佛教一般教导大多把它当做非人所及的层面,建议大家不要多企及这种机制。
我猜,佛教大德—说实在的,是鄙视一般人的智商和能力的—你干不了,就算了。。
换到是我,除非掌握总持技术、1念能当100年来用,否则我也觉得暂时了解下就算。

天才的下半辈子,孤独的精神,难以避免地靠搭”人称复数”的精神们及挖的坑。
这似乎意味着,简明而专研的精神,必然有很多精神s的陷阱可掉。
很多掉坑的精神s,早就在一个个坑里等着新进的。呵呵。

———–

我看你此前将此文开篇“之前的人们不知道此界如今的常识”之义,引用到“李白诗篇如今看来毫无新意”的解释上去。没有李白之前的,人们几乎无法越过去体会。

开创性工作的困境,就在这里。
如果这种解释被广泛接受,那么其不凡内涵就容易被当成鸡汤般忽视,虽然说效用也没拉。
如果反之,则解释就可能无法成为大众的,于是小众而美,如缕欲绝。
结果,就是等待或找来…学生,教之,鞭策之。
尽责任,就像蹲坑。

——-

雾霾般的模糊,比类出某种理解 — 这其实不来自你的文本,而是来自某段新读的传记。
那段传记,很好地解释了我已经表达的某种持久的困惑:什么是尘沙?什么是界外?
由于是阅读带来的补丁,如一般所说那样,像衣服补丁一样易于脱落。
我的意思,为了休息,只能先躲懒代入,埋个坑。
太精勤了,像天才自己说的会有点不平衡嘛,哈哈。

——-

多大能力,办多大事。

后记:结构 — 代数、拓扑、序  (看这里
链接:http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6611428/answer/34270359

Alexandre Grothendieck,由于他的许多开创性的工作,使得代数几何这个古老的数学分支焕发出了新的活力,最终导致Deligne完全证明了Weil猜测,这被认为是20世纪纯粹数学最重大的成就之一。由于Grothendieck的领导,那段时期巴黎高等研究所是公认的世界代数几何研究中心,他也为此获得了1966年国际数学最高奖Fields奖。可能由于他年少时的战时经历,Grothendieck是一个激进的和平主义者,他可以为了战争而放弃自己从事的数学研究。越战期间,他在河内的森林里为当地的学者讲授范畴论。1970年,只有42岁,正值研究顶峰的他彻底放弃了数学,也离开了巴黎高等研究所。后来在法国的Montpellier大学教书,直到60岁退休。他还说过要去欧洲西南部的比利牛斯山做个隐居的佛教徒。1988年正值他60大寿时,Grothendieck出人意料的谢绝了瑞典皇家科学院的向他颁发的Crafoord奖和25万美元的奖金。理由是他认为应该把这些钱花在年轻有为的数学家身上。


Posted 2016 年 01 月 03 日 by in 宗教, 文明, 数学

Tagged with 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