闭关 vs 闭环   [1点评]

闭关这个词,通用于修身与治天下这两者。

当然,“士”的传统,修身与治天下这两者本就都落在人。

现代创业,强调形成业务闭环。

闭环,有了内生系统,就可以与闭关连起来说。

创新,尤其破坏性创新,特别强调跨界。

突破系统无形的边界,闭关与闭环就出现一处处破缺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Posted 2016 年 08 月 21 日 by in 社会, 经济, 阅读

Tagged with , , ,

成就及影响 – 胡泳其人   [点评一下]

  • 在进入北京大学之前,胡泳拥有11年的平面媒体经验和6年的电视媒体经验,历任《中国日报》记者、《三联生活周刊》主笔、《互联网周刊》编委会主席、《环 球管理》总编、《北大商业评论》副主编、中央电视台《经济信息联播》主编、《对话》总策划、《赢在中国》总编辑、《我们》总策划。
  • 胡泳是国内最早从事互联网和新媒体研究的人士之一
  • 著作、译作
  • 作为“全球数字权利评估”项目成员,2014年6月获Knight News Challenge 奖。
  • 胡泳是多个媒体的专栏作家,包括《三联生活周刊》、《南方都市报》、《南方周末》、《羊城晚报》、《经济观察报》、《时代周报》、《新周刊》、《周末画 报》、《凤凰周刊》、《南都周刊》、《财富》中文版、《彭博商业周刊》中文版、《中国企业家》、《中欧商业评论》、《21世纪商业评论》、《IT经理世 界》、《商务周刊》、《成功营销》、《罗博报告》、《英才》、《炎黄地理》、台湾《新新闻周刊》、CHINA INTERNATIONAL BUSINESS(《中国外经贸》)、PROJECT SYNDICATE、ChinaFile以及纽约时报中文网、金融时报中文网、腾讯大家、百度百家、网易科技、新浪科技、eNet等。
  • 胡泳也是国内外最为知名的中国网络观察家之一,对他的采访广泛出现在国内的报刊和电视上,亦见于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华盛顿邮报》、《华尔街日报》、《今日美 国报》、《洛杉矶时报》、《基督教科学箴言报》、《金融时报》、《卫报》、《经济学家》、《南华早报》、BBC、NPR、PBS等。
  • 胡泳是活跃的博客/微博客作者,其博客的访问量超过600万,其微博总计拥有60万关注者。

 

Posted 2016 年 08 月 16 日 by in Blogger, 默认, 文化

Tagged with ,

虞廷十六字   [点评一下]

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,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。

北京大学胡泳教授,又一期传统文化专栏《三王之道》。三王之道,始于有虞之廷,记载于《尚书 . 大禹谟》。

资料参考:123(皋陶谟)4(益稷)

个人读后感

  1. 这段话无法直白地让人理解其含义,除非你是一个有文化修养的人。我此前未系统学过这些经典。
  2. 诚实地说,虽然上过工科读过点书,但对传统文化的根上的理解,残破、不堪;可以说,就是没文化。
  3. 文化根基上的破缺,令我想起陈丹青“自己没文化”可以说并非谦辞,若有文化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  4. 人到中年恍然觉得自己缺文化根基,这事不仅有点荒唐,还要问为什么会如此?

 

Posted 2016 年 07 月 03 日 by in 古文明, 社会, 文化, 文明

Tagged with

XX第一、XX第二   [点评一下]

伊丽莎白一世和伊丽莎白二世根本没有血缘关系,所以也不是一个姓

伊丽莎白是她们的名而不是姓。或许我们中国人容易受到秦始皇的影响,例如秦始皇、秦二世之类,所以想当然地以为伊丽莎白二世就是伊丽莎白一世的继任者。

这种称法的真正意义是,XX是该国或者该地区历史上第几个叫这个名字的统治者。前一个叫这个名字的统治者可能是他的前任(即父亲),也可能要上溯到很久以前(或许只是同名,但是在血缘上八杆子也打不到)。但是不知怎么的,我们中国人在翻译时图省事,套用自己的习惯把他们称作XX一世、XX二世、……,造成了很多人的误会。

不过据说香港地区的翻译就是XX第一、XX第二、……,就明白多了。

Posted 2016 年 05 月 24 日 by in 默认

试试 Windows Live Writer 还能不能用   [点评一下]

test – 测试结果:还行。真不错。。。

2009年出品的微软Live套件程序,但如今连Live套件都整体不在了。

Posted 2016 年 05 月 14 日 by in 默认

Tagged with

It’s humans all the way down   [点评一下]

LeCun 核心观点:靠研究生物学如何工作的细节并不能概括出一般原则来

很难想象未来会有什么不一样,无论我们的机器人又多复杂。“算法是人设计的,也是为人类服务的,它们反映的是制造者的偏见,” 杰出的计算机科学家 Jaron Lanier 说。不管怎样,无论我们会创造出什么样的未来,这样的未来都是我们设计的,为我们自己服务的。我们可以演绎一下有关宇宙结构的一句格言:It’s humans all the way down。

注:关于 It’s humans all the way down 可能引申自 turtles all the way down。霍金在《时间简史》中曾讲过一则轶事,说的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(也有说法是罗素)曾经作过一次关于天文学方面的讲演。他讲了地球是如何绕着太阳 运动,以及太阳又是如何绕着我们称之为星系的巨大的恒星群的中心转动。演讲结束时,一位坐在房间后排的矮个老妇人站起来说道:“你说的这些都是废话。这个 世界实际上是驮在一只大乌龟的背上的一块平板。” 这位科学家很有教养地微笑着答道:“那么这只乌龟是站在什么上面的呢?”“你很聪明,年轻人,的确很聪明,” 老妇人说,“不过,这是一只驮着一只一直驮下去的乌龟群啊!(But it’s turtles all the way down!)”。

Posted 2016 年 03 月 07 日 by in 文明

Tagged with , , ,

人有亡斧者   [点评一下]

阴谋论者如同《人有亡斧者》描写的那样“视其行步,窃斧也;视其颜色,窃斧也;听其言语,窃斧也;动作态度,无为而不窃斧者也。” [PR辩护]

Posted 2016 年 03 月 02 日 by fisher in 社会, 默认, 文化, 文明

Tagged with ,

香严智闲 本事《五灯会元》卷九   [点评一下]

一击忘所知,更不假修持。
动容扬古路,不堕悄然机。
处处无踪迹,声色外威仪。
诸方达道者,咸言上上机。

Posted 2016 年 02 月 12 日 by in

Tagged with ,

察哈尔学会的命名   [点评一下]

百度知道

:察哈尔学会的察哈尔,和蒙古察哈尔部落有什么关系?
:察哈尔学会的命名方式独特,从名称上看不出是智囊机构,更看不出是面向世界的NGO。他们和察哈尔仅有的关系,就是总部设在距北京不远的察哈尔故地上,并非研究蒙古历史文化的民族地域文化学协会。
评论:重点在这,看评论涨姿势…

Posted 2016 年 02 月 12 日 by in 学会, 社会, NGO, 文明

Tagged with , , ,

拣点丢点   [点评一下]

源于齐愍的阅读及tree的一段评论(看这里)

不看简传,看来没法回复了。
反正假期没事,就看了《仿佛来自虚空》。
捡几个可以理解的点,其他就只能扔了。

离散的代数几何,与连续的拓扑,两者建立紧密连接,就是他大半辈子的驱动。
这个工作,对于一个几乎高等数学盲水平的人,也就是化个半天看完传记。

但,虚空藏经描述过这种穿越,作为大心有情—虚空藏具有数学家那种处理拓扑的能力,我不怀疑。
只是佛教一般教导大多把它当做非人所及的层面,建议大家不要多企及这种机制。
我猜,佛教大德—说实在的,是鄙视一般人的智商和能力的—你干不了,就算了。。
换到是我,除非掌握总持技术、1念能当100年来用,否则我也觉得暂时了解下就算。

天才的下半辈子,孤独的精神,难以避免地靠搭”人称复数”的精神们及挖的坑。
这似乎意味着,简明而专研的精神,必然有很多精神s的陷阱可掉。
很多掉坑的精神s,早就在一个个坑里等着新进的。呵呵。

———–

我看你此前将此文开篇“之前的人们不知道此界如今的常识”之义,引用到“李白诗篇如今看来毫无新意”的解释上去。没有李白之前的,人们几乎无法越过去体会。

开创性工作的困境,就在这里。
如果这种解释被广泛接受,那么其不凡内涵就容易被当成鸡汤般忽视,虽然说效用也没拉。
如果反之,则解释就可能无法成为大众的,于是小众而美,如缕欲绝。
结果,就是等待或找来…学生,教之,鞭策之。
尽责任,就像蹲坑。

——-

雾霾般的模糊,比类出某种理解 — 这其实不来自你的文本,而是来自某段新读的传记。
那段传记,很好地解释了我已经表达的某种持久的困惑:什么是尘沙?什么是界外?
由于是阅读带来的补丁,如一般所说那样,像衣服补丁一样易于脱落。
我的意思,为了休息,只能先躲懒代入,埋个坑。
太精勤了,像天才自己说的会有点不平衡嘛,哈哈。

——-

多大能力,办多大事。

后记:结构 — 代数、拓扑、序  (看这里
链接:http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6611428/answer/34270359

Alexandre Grothendieck,由于他的许多开创性的工作,使得代数几何这个古老的数学分支焕发出了新的活力,最终导致Deligne完全证明了Weil猜测,这被认为是20世纪纯粹数学最重大的成就之一。由于Grothendieck的领导,那段时期巴黎高等研究所是公认的世界代数几何研究中心,他也为此获得了1966年国际数学最高奖Fields奖。可能由于他年少时的战时经历,Grothendieck是一个激进的和平主义者,他可以为了战争而放弃自己从事的数学研究。越战期间,他在河内的森林里为当地的学者讲授范畴论。1970年,只有42岁,正值研究顶峰的他彻底放弃了数学,也离开了巴黎高等研究所。后来在法国的Montpellier大学教书,直到60岁退休。他还说过要去欧洲西南部的比利牛斯山做个隐居的佛教徒。1988年正值他60大寿时,Grothendieck出人意料的谢绝了瑞典皇家科学院的向他颁发的Crafoord奖和25万美元的奖金。理由是他认为应该把这些钱花在年轻有为的数学家身上。

Posted 2016 年 01 月 03 日 by in 宗教, 文明, 数学

Tagged with , , ,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